🔥惠泽社群六合网-腾讯网

2019-08-23 13:15:30

发布时间-|:2019-08-23 13:15:30

灯笼果又叫姑娘果,是最先成熟的,就像是一只倒挂的灯笼,非常好吃,酸甜可口。你别说,还真管用,白天敞开房门,用一把夹着艾草的茅草,在屋子里点燃,将蚊虫驱赶出去,然后关紧房门,到了晚上,马架子里就没有了一个蚊虫,总算可以睡个安稳觉了。拐进山间以后,他顺着进山的小道,义无反顾地向着大山里走去。他步履蹒跚地走着,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,但是仍旧没有发现爹爹。  东山就在右手边,一片连绵不断的丘陵,是长白山系的支脉。蕨菜还好,可以晒起来,其它的则难以晾晒,无法进行储存。  这一年的冬天来得特别的早,小东刚刚把一切都收拾好了以后,一阵阵的冷风就袭来了,紧接着,天上就飘起了稀稀落落的雪花。在路边一个不大的屯子,他想用自己身上的铜板买点吃的,但是,屯子里已经没有了一个人,也都逃难走了。槐花甜兮兮的,非常可口,他一粒粒摘着,一直吃得肚子饱饱的,再也吃不下了才住口。最后,他咬了咬牙,决定一个人进山,在这春暖花开的季节,东山里一定有许多可以吃的东西,肯定饿不死人。

如果是大雨,马架子里就有几处地方漏得特别厉害,一个劲地滴滴答答,弄得地面上老湿。  小东对于现在的环境非常满意,他决定,就在马架子里住下来,先凑合着活下去,然后再想办法,去外面寻找失散的父亲。  过了一天,他决定再到旁边的那两间石屋子里转一转,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使用的东西。但是,他还是在路边找了一片茂密的柳树林,在后面坐下来,小心地等待着。

他用一些干的茅草,还有树下的泥土,用水和成稀泥,在可能漏雨的屋脊处,涂抹上去,弄得厚厚的,然后再竖向压上一些茅草,以方便雨水的流淌。

两岸多年风化崩落的岩石,横七竖八,堆积在河中,一些灌木,茅草,还有水草,就长在岸边,异常旺盛。吃饱的问题,基本解决了,但是最大的问题是太冷,没有被子,虽然马架子土坑上铺着一层茅草,可是到了晚上,仍旧冻得难以入眠。在壁角的一些乱柴下,他找到了一个布袋子,可能是原先山民用来装山货的。吃饱的问题,基本解决了,但是最大的问题是太冷,没有被子,虽然马架子土坑上铺着一层茅草,可是到了晚上,仍旧冻得难以入眠。白天与父亲在屋子里呆了一天,日本人就在村子外面活动,喧闹异常,吓得他一天都是战战兢兢的,根本没敢睡觉。

而且,依着山岩的地方,竟然还有一处低矮的石房!他喜出望外,在这大山之中,竟然还有人家居住!他快步跑向前去,想去探个究竟。

  已经四五天了,也没有遇见爹爹,小东开始灰心起来,看来是与爹爹完全失散了。

你别看,还真的管事,再下雨的时候,马架子里面竟然不漏了。

  从行人的口中得知,日本鬼子早就占领了安东,在宽甸,在沙河,在旅顺口,在辽阳和奉天那边,日本鬼子和老毛子打得正酣,昏天黑地的,死了好几万人,一些大清的百姓,也跟着遭了殃。

他没敢大声地喊叫,害怕引来大路上的日本兵。

  东山就在右手边,一片连绵不断的丘陵,是长白山系的支脉。

脚下相对平整的这一小块空地,呈现不规则的三角形状,有一处院子大,两间石屋建在右手的山边。

他在原地呆了一会,希冀一会儿爹爹能够回来寻找自己。

  小东在马架子里探寻着,期望能够找到什么可以吃的东西。那小鱼,不是很大,有着黑色的背影,一群一群的,激灵无比,在河水中游来游去。

他蜷缩着身子,仰望着天空,天上的繁星,闪烁着迷离的眼睛,朦朦胧胧,大概已经是黎明时分。  下边的山沟,是一条蜿蜒曲折的溪流,从大山深处的东北方向潺潺地流来,河水清澈,里面有鱼,只是个头不大。

但是他从自己过去的经验知道,夏季来临了,因为天热了,雨季也到了。

如果现在不做好准备,如果到了冬天,大雪封山了,一切食物都要被掩盖和冻结了,要想外出再去找寻那些可以吃的东西,难度就非常大了,几乎不可能。

但是到了晚上,当太阳在西面的山峦和茂密的树林上渐渐地落下以后,马架子前面的那一小块空地上,就笼罩在一片沉沉的暮霭之中。